药店远程审方出事了

admin 医药 , ,

“我们店执业药师的父亲生病住院,他请假了没来”、“我们店的执业药师可以通过手机在家里审方,不用亲自在店里”、“ 我们店的执业药师出去送药了”……

近日,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部门在对辖区药店执业药师的执业情况进行监督检查时,得到了上述答复。

经调查,检察官在对大庆市红岗区相关药店的处方药调配销售记录与考勤记录相比对后发现,几家药店均存在着执业药师不在岗时销售处方药的违规情形。

其中,部分药店的工作人员辩称,执业药师虽然不在店执业,但是可以利用手机进行远程审方,同样可以起到执业药师的实际作用。

那么,通过手机在家进行远程审方,究竟是否合规呢?

2019年8月5日,黑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印发《黑龙江省药品零售连锁企业执业药师在线远程网络审核处方有关规定(试行)》的通知,规定执业药师在可以线远程网络审方,具体是指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配备的执业药师可通过远程网络审方系统,为其连锁门店提供在线审方和指导合理用药服务。

药店远程审方出事了

同时,针对开展远程审方的企业,对其门店数量、人员配备、设施条件等方面也提出具体要求。

包括执业药师远程审方需要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具有互联网远程诊疗资质的第三方电子处方平台开具的电子处方销售处方药,远程审方的药店应提供远程审方室、执业药师每年临床学专业知识培训和接受相关部门继续教育的记录,门店要设置远程视频等。

显然,涉案的药店没有满足远程审方的各项要求,仅仅提供的是内部留档备查的电子处方单,无法起到执业药师提供药事服务的实际作用。

同时,执业药师负责处方的审核及调配,提供用药咨询与信息,指导合理用药,开展治疗药物监测及药品疗效评价等临床药学工作,执业药师仅仅通过手机远程审批处方单,无法看到并确认是患者本人,无法通过面对面观察患者去了解购药者的实际身体情况,不能全面、客观地予以指导用药,不能及时地与患者进行用药咨询沟通,所以用手机远程审批处方单不能作为药师在药店执业的替代。

很显然,手机进行远程审方,并不符合相关规定,“挂羊头卖狗肉”式的虚假远程审方更不能作为执业药师不在岗的辩解理由。

远程审方,能走多远?

远程审方制度自开展以来就受到业内较高关注,声音也是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根本行不通,只不过是基于我国目前执业药师配备不足情况下的权宜之计,比起“挂证”合规罢了。

有人认为通过互联网开展远程审方值得探索,是高效利用好执业药师价值,解决执业药师数量不足的唯一办法。

对此,赛柏蓝-药店经理人特约撰稿人李思博表示:“远程审方只是个过渡阶段,在执业药师人数不足的情况下的暂时工作方式。

一方面,执业药师对顾客不能够全面了解,对顾客的身体健康不能够全面掌握,特别是对患有慢性病的老人,不能够整体把握顾客所持有药品处方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另一方面,相比远程审方,驻店执业药师对老顾客都比较了解,对他们的健康情况,服用药品的习惯,疾病种类都比较了解,这样面对面地审方和指导顾客用药,能够整体和全面考量,指导用药也安全多了”。

在执行过程中,远程审方也遭遇过不同的问题。

2019年3月,浙江温州紧急叫停了药店 " 远程审方 ",原因是温州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现,在实际运用过程中,不少连锁药店将 " 远程审方 " 用作解决执业药师不足的手段。并且,更因这一 " 解决之道 " 的存在,而放松了对执业药师配备的紧迫感和积极性。叫停 " 远程审方 ",切断连锁药店过度依赖 " 远程审方 " 应对 " 执业药师配备问题 " 的现实可能。

但即便问题不少,远程审方政策依然受到了多数连锁药店的欢迎,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门店执业药师配备不足的问题,降低了药店运营成本。

对此,杭州九洲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总裁齐丽向赛柏蓝-药店经理人表示:支持远程审方政策,一来可以保证在药店配取处方药的安全性,二来可以缓解执业药师不足的现状,三来也符合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而针对远程审方在九洲大药房门店的应用情况,齐丽向我们透露:目前九洲大药房所有门店均配备了执业药师,所以现在暂未使用远程审方,但九洲大药房一直保留有远程审方的资格。

You May Also Like..

2021年生物技术交易5大趋势

编译 | newborn 2020年,随着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的蔓延,生物技术交易逐渐减少。

临床数据造假:风越大 人越浪 有人获利三千万

合规驶得万年船 临床试验数据被曝光无法溯源,杭州安旭生物在临近闯关IPO之前着实要大呼一声“悔不该当初”。

DRG改革经验分享:怎么做?如何与其他制度联动?

文 | 王志刚 沈阳市医疗保障局党组书记、局长 沈阳医保自2015年率先探索将DRG应用于医保管理。按照国家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部署,牢牢抓住DRG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国家试点这个“牛鼻子”工程,坚持系统观念,协同集成,走出一条先管理、后付费的积极稳妥DRG付费改革之路,充分体现和践行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中发〔2020〕5号,下称5号文件)中提出的“大力推进大数据应用,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推广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的部署,为DRG试点工作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