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admin 国内 , , , , , , , ,

  原标题:《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这个8月,两部悬疑题材作品《摩天大楼》《非常目击》同时开播,虽然故事不尽相同,却有着同一个反派——演员焦刚:一个是人间恶魔,颜永原;一个是可怜又可恨的老谢,谢希伟。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非常目击》剧照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摩天大楼》剧照

  有人说,这个8月的反派都被焦刚承包了,还有人将焦刚在剧中的片段截屏拼在一起,各种或诡异或可怕的笑让网友惊呼“被吓到”。

  不久前,焦刚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他透露其实这两部戏中间还隔着拍了一部喜剧,如今排在同一档期播出,自己也没想到。拍戏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吓人,私下里大家关系非常融洽。他还半开玩笑地说“这些拼图的人太坏了。”

  不过嘴上这么说,焦刚心里也是有担心的,甚至剧中很多桥段他都不太敢看回放,主要怕“自己看到也会觉得厌恶”。

  《摩天大楼》是与陈正道的“再续前缘”

  焦刚出演《摩天大楼》的机缘,还要追溯到2017年他参演的电影《记忆大师》,那是他第一次与导演陈正道的团队合作。

  片中,焦刚同样饰演了一个家暴狂。有一场在监狱的戏,他根据自己的理解,没有延续家暴状态下的激烈情绪,反而表现得很平静。“走完戏,导演觉得我的表达很不一样,当时段奕宏老师也在,我们一起讨论后,导演最终决定按照我的理解方式去拍了这场戏。”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电影《记忆大师》,是焦刚与陈正道导演第一次合作。

  这事儿让焦刚觉得,陈正道导演的团队给了演员很开放的空间,摄影师也准确地捕捉到了他的眼神,让他的理解和表演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所以《摩天大楼》筹备期间,当副导演打电话给焦刚说有一个角色希望他能来出演时,焦刚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看他答应得如此爽快,副导演赶快补充说:这次依旧不是什么好人。

  虽然两次都是反派,但是焦刚也没想太多。“《记忆大师》已经过去很久了,所以我压根儿没往这方面想。”对他来说,越是这种能挖掘人性更多东西的角色,反而更能吸引他,激发他创作的欲望。

  不过,看完《摩天大楼》剧本后,焦刚着实也被这个角色气坏了。但作为演员,他还是要去体会角色的心理。

  大恶那场戏,担心被自己的嘴脸恶心到

  其实,焦刚和剧中饰演其妻子的演员倪虹洁私下关系非常好。有场家暴戏,走戏的时候焦刚懒洋洋地躺在那儿,手里拿着酒瓶子,倪虹洁说她要去上班了,焦刚的脚一下踩在倪虹洁的腿上。到了实拍,焦刚躺下的位置,把腿给挡住了,他干脆站起来,一把拧住倪虹洁的脖子,贴在她耳边小声说着狠毒的台词。导演喊完“咔”后,倪虹洁才缓过劲儿来,说了一句:“你好恐怖呀!”

  成年演员都感受到了那份“恐怖”,几场对两个孩子进行伤害的戏份,起初也让焦刚有些担心。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他说,他很感激陈正道的细腻以及导演组对演员心理上的帮助。“当时导演组和我说,他们一定不会让孩子去面对我表演的这些东西。”实拍时,颜永原抱起孩子进屋后,导演组就立即把小演员带到了旁边的房间并戴上耳机,避免受到外界的干扰。这样,焦刚也能毫无心理负担地演绎颜永原的大恶。“所以那场戏,我是对着一个枕头演的。”不过,焦刚也没敢看回放,“确实那张嘴脸,自己看到也会觉得厌恶。”

  虽然饰演了一个恶人,但依然掩饰不住他参演《摩天大楼》时获得的快感。比如拍到颜永原颠倒黑白,诉说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戏份时,焦刚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被毒害的可怜老人,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连他自己都相信了那些“鬼话”。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摩天大楼》剧照

  焦刚本身有很丰富的舞台剧表演经验,他说舞台剧都是一气呵成的,而影视剧的拍摄,上一场可能还在甜甜蜜蜜,下一场就“家暴”了,需要演员能够快速进出角色情绪。但往往这样的角色会给演员带来很强的后劲儿。拍完《摩天大楼》后的一段时间,焦刚看到一些社会新闻,就会特别压抑、难受,“我那个情绪不是作为颜永原,而是作为其他家庭成员受害者的。”

  毕业即失业,到日本剧团工作吃不起苹果

  认识焦刚的人,很多只是记得他在电影《立春》中诠释的那个被旁人视作异类的胡老师,还有《万箭穿心》中窝囊至极的马学武,但很多人并不知道,焦刚最初主修的是钢琴,毕业后还曾当过大学老师。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电影《立春》中,与蒋雯丽合作。

  18岁那年,焦刚考入山东师范大学音乐系,两年后主修钢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山东滨州教育学院,筹建了艺术系,当了大学老师。

  六年后,出于“提高自己的技能才能去评职称”的原因,焦刚选择到北京考学,并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当年的中戏招收了第一届音乐剧班,因为对表演毫无经验,焦刚选择了导演系的音乐剧导演专业。顺利考入中戏后,他发现自己的专业其实和擅长的钢琴根本就是两码事儿,但是当他接触了完全不同的教育后,被音乐剧的魅力吸引了。

  当时的中国,音乐剧几乎没什么市场,所以作为第一届音乐剧导演专业的毕业生,焦刚毕业即失业。

  在北京当了一年的北漂后,为了维持生活,他在报纸的夹缝中找了一份在文化公司坐班的工作。后来,在学校和老师的推荐下,焦刚连同六个同班同学考入了日本四季剧团,在没有任何语言基础的情况下,奔赴了日本。“我还记得当时去日本时正赶上9·11事件,宿舍里的同学都担心我去不了了,我说机票都买了,9·11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我就飞日本了。”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焦刚

  在日本四季剧团,作为一个语言不通的异乡人,要通过竞演的形式保证自己的演出场次,才能有长期工资。焦刚记得前几个月,大家每天排练都非常辛苦,晚上下班天都黑了,看着华灯初上,几个同学围着一个水果摊上的苹果盯了很久,“那时候一个苹果要500日元,相当于35块钱人民币,我们就感慨,什么时候能吃上一个完整的苹果啊。”

  在儿艺做导演,最会讨小演员们的喜欢

  三年后,焦刚在日本四季剧团已经站稳脚跟,同时得到了剧院各方领导的认可,就在这时,话剧导演陈颙计划执导一部音乐剧,希望焦刚能回国帮忙,做她的执行导演。

  焦刚第一次登上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舞台就是2000年参演陈颙导演的作品《钦差大臣》,在焦刚眼里,陈颙导演对他有再造之恩,于是请假准备回国。

  可刚刚回国的焦刚,等来的却是75岁的陈颙导演在一次工作中突发脑溢血去世的消息。这对他是一次重重的打击。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情绪调整后,焦刚想,既然回来了,就要发挥自己所学之长,“那段时间我曾去北京舞蹈学院的音乐剧系给他们上课,还去了很多国内的音乐剧团队帮他们排练。”

  一次机缘巧合下,焦刚帮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执导了一部舞台剧,被儿艺的领导看中。于是在他离开家乡求学的第十个年头,他把关系迁入了北京,成了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导演。在那里接触孩子成了常事,不免让人担心起,经常在影视作品里出演有暴力倾向角色的焦刚会不会吓坏孩子们,听到这话,焦刚一声大笑,“我私下里可是非常讨小演员喜爱的,每次都跟他们趴地上一起玩,家长们也非常喜欢我。”

《摩天大楼》收官,承包8月恶人的焦刚也厌恶自己的嘴脸

  电影《万箭穿心》剧照

  与此同时,焦刚一直断断续续参演一些影视剧的拍摄,多是中戏的老同学叫他去演个“人体背景板”式的角色。直到接拍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焦刚才算是真正出演了自己第一个有分量的角色,也正是这次拍戏的体验,让他感受到了电影的魅力。随后,他参演了电影《立春》《万箭穿心》《记忆大师》等,只不过依然还是“小人物”,“对我来说,没有小人物或大人物之分,记得当年在国家话剧院演戏,导演一直强调,每一个角色都有他独一无二的经历和独一无二的心灵,作为演员就要去接近‘这一个’灵魂。”

  他说,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规矩,在舞台剧方面,专注做导演,而在影视剧、电影方面,专注做演员。“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不太敢顾及太多,单纯下来,每个方向都能特别的快乐。”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You May Also Like..

叶圣陶奖学金获得者向诗雨:做无声润物的春雨,把梦想抒写成诗

  原标题:叶圣陶奖学金获得者向诗雨:做无声润物的春雨,把梦想抒写成诗

@wuster,武科大人花式“脱单”行为大赏!

  原标题:@wuster,武科大人花式“脱单”行为大赏!  距离跨年还有不到三周

河北石家庄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

  原标题:河北石家庄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  1月2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石家庄市副市长孟祥红介绍,1月25日0时至12时,石家庄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其中藁城区1例、长安区2例;新增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1例,在无极县。1月24日12时至1月25日12时,治愈出院42例。截至1月25日12时,全市累计治愈出院107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52例,现有无症状感染者84例。(记者冯维健、杜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