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admin 国内 , , , , , ,

  原标题: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从今天开始、从我这届政府开始,我们很重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正确的说话要有胆量说出来,否则不断把不正确的说话或混淆的说话传播开去,便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林郑月娥9月1日在记者会上如是说。

  是什么事情气得原本说话温和的林郑特首,不得不出来“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事情起因

  在此之前,香港教育系统的黄师们利用通识课的漏洞,对学生进行反中乱港的误导,导致大批香港年轻人被洗脑,为乱港派所利用变成街头炮灰。

  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由书商编写的通识课教科书重新修订,删除了部分乱港的内容,其中包括声称香港为“三权分立”体制。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在回应内容变动时表示,香港在回归前后皆无“三权分立”。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9月1日在记者会上表态:完全支持杨润雄说法及教育局做法,强调香港没有“三权分立”,香港享有的行政、立法、司法权并非跟中央分权,而是由中央政府授权,“三权”要透过行政长官向中央负责。并发表了最上面的这段讲话。

  对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指香港没有“三权分立”,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形容,说法振奋人心,认为基本法已说明特区由行政长官为首长,法官由特首委任,立法会通过的法案亦由特首签署,明显是由行政主导。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表示,香港回归前后都是行政主导,不可用“三权分立”来形容。本身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她强调,“三权”须在“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基础下运行,且一定涉及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例如基本法规定如果牵涉重大行政决定,中央有最终话语权。

  在教育系统埋雷多年的乱港派自然不会轻易认错,遂利用自己控制的舆论资源对教育局发起反扑。

  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出场打头阵,形容特首故意提起争吵,完全不尊重司法机关,指责这是政治举措。9月2日,郭荣铿再通过香港电台节目,混淆是非的指称香港制度一向是“三权分立”,香港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权力是分开和独立的,当中最重要的是司法独立。并以《禁蒙面法》为例,极力鼓吹司法独大。诡辩该法是特区政府制定的,代表行政权,而现在反对派对《禁蒙面法》进行司法覆核,并已到终审法院,排期大约在11月,终审法院如果能判港府败诉,就证明法院才是最终和最权威的判决。

  什么是“三权分立”?

  三权分立(英文:Separation of powers)是国家统治模式的一种,其设计将各种国家公权力分散,不使其集中在单一机关内,让这些分立机关产生互相制衡作用。这一名词首先由启蒙时代英国的哲学家约翰·洛克在其《政府论》中所提出,而这样的设计通常以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后继提出的“三权分立”(拉丁语:trias politica)而被熟知。“三权分立”即立法、行政、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三种不同职能的国家机关行使、互相制约和平衡的学说和制度,是三大政府机构共同存在、互相制衡的政权组织形式。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提出“三权分立”的英国,现在是不是实施“三权分立”呢?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不是!英国现在实施的叫议会至上模式。你香港就是一个特别行政区,乱港派要什么“三权分立”?

  接着乱港派又继续派出法律砖家,谬称《基本法》精神就是“三权分立”。

  翻来翻去,整本《基本法》就没有规定香港是“三权分立”,于是只能硬说是制定精神。

  但正如香港建制派议员叶刘淑仪所说,香港从来没有“三权分立”。从1985年香港《基本法》制定到1990年颁布,当时主要精神是保障香港社会的平稳过渡,所以不得不参考了许多殖民地时代的习惯。

  在港英政府时代,香港的最高法律是《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皇权独大,根本没有给过香港人任何民主权利。皇权授权给它的管制者港督,集所有权力于一身。当年香港立法局(现立法会前身)主席,和行政首长都是港督一个人。在香港的殖民史中,还出现过港督兼任法官现象。司法权、立法权、行政权,三权都集合在一个人身上,这种制度,乱港派也能品出“三权分立”的味道?

  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1992年上任后,带着英国的任务,不担任立法会主席,故意混淆香港体制,为回归后香港社会认知混乱进行埋雷。现在乱港派要说《基本法》的精神,不好意思,请参考1985年的香港制度,看看和现在比,哪个更民主,哪个更自由?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乱港派是想要真正的“三权分立”吗?

  其实“三权分立”只是一种理论状态,世界上,包括欧美,没有一个国家是真正的三权分立”。而乱港派口中所谓的“三权分立”,事实上是他们妄图夺取香港管治权、进行反中乱港的重要理论依据。

  首先,抢夺立法权。乱港派希望通过操控选票、制造假民意等方式,控制香港立法会。上两个月造成香港社会疫情爆发的乱港派初选、立法会“35+”行动,就是为了抢夺香港的立法权。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乱港派的行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2019年区议会的全面夺权,就能看出过去一年,“修例风波”中他们积蓄的能量。现在香港立法会中,乱港派议员大约占三分一左右,但他们通过无耻的打砸、扔污秽物、用无效议题拖延会议时间等方式,对许多重大议题造成阻碍,让立法会无法顺畅运作。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其次,操控司法权。一年多以来,大家看到香港社会种种诡异的法律判决,纵火暴徒被法官称为“优秀的小孩”,谴责暴徒的法官被安上带有政治观点审判的帽子遭法院撤换。方便面头法官在香港作威作福,无人能管。如前文所说,乱港派甚至希望用法院判决,来推翻香港的《禁蒙面法》,以造成司法独大的局面。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最后,为行政权制造障碍。可以说乱港派基本掌控了司法权,一半掌控了立法权。在此基础上,就是全力削弱特区政府行政权。不管政府做任何事情,他们都会制造障碍,让什么都做不成,做成了也付出巨大代价。如香港高铁建设、港珠澳大桥建设都因为乱港派阻挠而长时间无法通过拨款,从而造成损失。就算政府打算进行所有人都开心的全民派钱,他们也要反对为什么不发双份。

  现在明白为什么乱港派那么强调“三权分立”了吧,因为这是他们夺权的基础。

  但是林郑特首明确指出,根据《基本法》,香港行政、司法及立法权是由中央授权,三权各司其职,透过行政长官向中央负责。在(香港)这个制度里,行政主导的架构是落实中央授权的制度核心,而行政主导的核心是行政长官。

  这就刺痛了乱港派,你怎么夺,都是要对中央负责,最终不能有超越行政长官的权力。还是死了夺权的这条心吧。

    为什么现在才说?

  既然香港的社会制度如此,林郑特首现在说不说,有什么影响呢?当然影响重大。从香港回归前,英国就埋下的雷,培养乱港派一步步蚕食香港社会。乱港派在司法、教育、媒体、医疗、宗教,甚至政府部门的公务员里都破坏力巨大,在他们数十年的乱港宣传里,已经将两代港人中的许多人,洗脑成乱港分子,形成了固有的偏见。如果一步到位,直接撤换乱港法官,取消乱港派议员资格,会引起香港社会的巨大震动,甚至可能又被乱港派利用,再次发动如去年“修例风波”一样的大规模破坏。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林郑特首这次,就是为了舆论先行,先说出事实真相,让香港社会进行讨论,许多港人在讨论中理解了事实,乱港派再怎么蹦跶,怎么颠倒黑白也跳不出“对中央负责”这个框框了。

  还有几个月,香港司法界“一哥”马道立将卸任,接替他的是被乱港势力大力批评的张举能法官。还记得香港警队在换上新任“一哥”邓炳强后,立即士气一振,对乱港分子由亦步亦趋变成果断出手吗?

  这就叫“拨乱反正”!

有理儿有面:乱港派听好,现在开始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纵观前因后果,这次特首的讲话,绝不是随口说说,而是继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在香港社会,准确的说是体制内,再次排“独”的开始。

  来源: 有理儿有面微信公众号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香港局势

责任编辑:张玉

You May Also Like..

28个伤害过中国的人 现在轮到他们疼了!

  原标题:28个伤害过中国的人,现在轮到他们疼了!  有多疼,他们心里最清楚。

徐大彤任陕西省公安厅厅长

  原标题:徐大彤任陕西省公安厅厅长   陕西头条客户端1月21日消息,今天下午,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经表决,决定任命徐大彤为陕西省公安厅厅长。

23号令!江西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三个到位”

  原标题:23号令!江西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要求“三个到位”  江西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